歷經半個世紀的創傷後,安思定帶來了希望和歡喜 1

正如前總統西奧多. 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的名言所說,”在人知道你有多關心他以前,他不關心你知道多少”。 我們深切關懷著我們的客戶,樂此不疲的喜歡聽顧客分享安思定是如何改善了他們的生活的—在美國,每天都有人得償所願緩解了焦慮症、失眠和憂鬱症的癥狀,他們也曾幾度對重新擁有快樂不再抱有奢望。 我們的動力來自於像丹(Dan)這樣生活中的成功案例,丹的一生很是悲慘。

丹. 雅克布(Dan Jacobs)57歲的時候開始每天使用安思定,將之變為日常,這也是他人生的轉捩點。

我的整個人生都充斥著極度的壓力和創傷。 我在一個支離破碎的家庭長大,在這樣家裡我感受不到絲毫的愛。 但凡你能想到的痛苦,我都經受過。 我看見過有人被槍殺,有被捅死的,還有被拳打腳踢的。 我見過暴亂,家暴,和各種天災人禍。 我的整個人生除了痛苦,其他一無所有。

直到我妻子被查出了癌症,我才開始重新振作起來。 我覺得這就是俗話說的「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找了很多人,去了很多地方,去尋求説明。 我敞開心扉,向一位心理健康諮詢師尋求幫助,開始每天睡前吃少量的曲唑酮(Trazodone),以此來緩解每天晚上那些難以置信的恐懼。 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甚至考慮使用高壓氧艙來治療多年來持續形成的創傷性腦損傷。

2017年6月我的療養師給我推薦了安思定,她認為我用了安思定會有好處的。 不大一會,我不由自主的說道:”從我17歲依賴,我就從來沒感受過這種感覺。 “她說這種效果就是她希望達到的:找到非藥品、不含酒精和藥劑的治療方式。 我也這樣認為,這是種很好的替代性療法。

我還注意到每次我使用完安思定的時候,我的思維方式都會發生變化。 不同於揮之不去且龐雜的焦慮,我會思考一些問題,然後很快這些問題就消散了。 在過去的57年人生裡我累積了很多負面的思考方式,現在我已不再執著於此。 直到此刻我才理解這對於來說是一種解脫。 在使用安思定之前,我很容易產生負面的想法,直到它被其他更大的恐慌替代,但是絕望和恐懼依然在繼續。 憤怒從而瘋長,一切都變得無解。

我發現安思定能以我不曾想到的方式產生巨大的助益。 每天我的首要任務就是用安思定進行治療。 我發現現在我的焦慮水準下降了很多。 我一面堅持使用安思定,另一面也在我覺得自己不需要用的時候,我就減少使用的頻次。 我堅信安思定的功效是可以累加的,它能夠重新 「連接」大腦的功能。 我現在應對壓力的方式
和過去已經截然不同了,我依然不喜歡吵鬧和突然出現的噪音,但是我再也不會跟從前一樣躲進自己那間臥室尋求安全感。

非常感謝安思定對我的治療和帶給我的積極向上的感受。

 

安思定具有安全、高效和方便使用的特徵

我可以很驕傲的說,雖然丹的故事很特別,但是他通過使用安思定收穫的益處很多人都是會有同感的。 那麼安思定到底是什麼呢? 安思定是一款美國聯邦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認證的醫療器械,它能夠給人腦傳導微電流,這種治療方式被稱為經顱微電流刺激療法(簡稱CES療法),可用來治療焦慮症、失眠症和憂鬱症。 治療方式很簡單,將電極耳夾夾到耳垂上,耳夾會將不至於產生疼痛感且具有專利級別波形的電流傳到至大腦,來修復腦電波,緩解人體癥狀。

安思定並非藥劑,所以並不具有上癮和持久的副作用等缺點。 和其他治療手段搭配使用也不存在任何安全問題。 另外,正如丹在自己的使用體驗里說的,安思定的使用效果是會累加的。 換句話說,安思定使用的次數越多 ,你的感覺就越好,對它的需求也就越少。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