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經顱微電流刺激? 一股微小的電流可以為大腦提供強大的力量。 1

什麼是經顱微電流刺激? 一股微小的電流可以為大腦提供強大的力量。 2
圖片來源: Flickr Creative Commons EEG
每隔一段時間我會閱讀了Twitter訊息,或看到一個Youtube影片從一個「生物駭客的矽谷兄弟…你知道,美國西海岸有太多很有錢而且上了年紀的男人想要通過任何可能的方法,讓他們能更快樂或是延長健康狀況,無論是防彈咖啡,年輕人的血液,或是昂貴的保健品。 其中一位生物駭客戴夫·阿斯特雷(Dave Aspre)的前額上粘著電線,不斷接受低強度的刺激,以”改善”自己的大腦。 當然,當我看到針對精神病醫生的類似刺激機器的廣告時(你甚至可能現在就看到了其中的一些廣告!),我對這件事感到懷疑 - 通過大腦的微小電流,它除了可能是昂貴的安慰劑,還有其他效果嗎?這讓我想起了20世紀初,從治療癌症到貧血,對每一件小事都使用的老式電療。我們在精神病學中確實有一些基於電的小設備去做治療,但是它們是涉及誘發癲癇或者在前額葉皮層上放置一個非常強大的磁鐵。我認為經顱微電流刺激療法(CES),對大腦的施加微小電流,一定是被過度炒作了,但我並沒有真正研究它。

然後,我拿起一本我最喜歡的實用循證的精神病學期刊,《卡拉特報告》(The Carlat Report),它已經出版一年了。一所大學問我:”為什麼我們不試試這篇文章中提到的那些機器呢?” 文章說所提到的機器是安思定,它是市面上幾款CES設備中的一款。 在《卡拉特報告》中接受採訪的精神病學家說,它們可能非常有用,在她看來,它們對焦慮和失眠的人很有效,經常讓那些嚴重依賴成癮的苯二氮平類藥物或安眠藥的患者減少或消除這些藥物。安思定被FDA批准用於治療焦慮、失眠、憂鬱和一些疼痛綜合症。

聽起來很有希望。 在像我們這樣的精神科診所裡,有很多患有焦慮症和/或失眠症的病人,他們沒有得到非成癮性藥物和治療的充分的幫助,因此他們每天都依賴於苯二氮平類藥物(benzodiazepines)和安眠藥。通常病人第一次來的時候就已經在服用這些藥物了,我們會花幾個月到幾年的時間來減少或戒除這些藥物。 如果能有一種更簡單有效的方法來減少成癮性和安眠藥的使用,那就太好了。其他不想使用這些藥物的病人則一直在與多年的焦慮作鬥爭。但是,一台看起來有點像老式mp3播放機的機器,把電極夾在耳垂上,真的有用嗎?

所以我決定,最後,看看現有的文獻。我們也買了一台機器。

我立刻發現我們太晚知道它了。CES在1954年的蘇聯就被發明出來(我現在想像的是傑森‧伯恩(Jason bourn)式的超級人類創造實驗,目的是為了提高蘇聯運動員或國際象棋選手的水準),它在東歐、歐洲和日本迅速傳播開來,並於60年代傳到了美國。大學對它的的研究從治療失眠和疼痛綜合症開始。1979年,丹尼爾‧基爾希(Daniel Kirsch)博士發明了用在安思定這台設備的特殊波形,它是基於健康的神經組織發出的波形。該設備已經被100多個獨立的和許多同行評審的研究,用於焦慮、憂鬱、失眠和疼痛。它在軍隊中被廣泛使用和研究,尤其是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方面,而退伍軍人事務部將為退伍軍人支付設備費用。牙醫使用CES機器來為他們的病人進行急性焦慮調節,而德州和美國南部的精神病醫生、心理學家和物理治療師顯然對這台機器瞭若指掌,並且有著豐富的臨床經驗。

但是這台機器是做什麼的? 這是如何工作的? 從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的研究顯示,它能減少大腦皮層活動,腦脊液研究顯示,它能增加中樞神經系統的血清素和腦內啡。腦電波圖(EEG)報告顯示它減少了(深度睡眠)Delta波,增加了與冥想和第一階段睡眠相關的Alpha波…… 因此,在很大程度上,透過微電流可以導致一種警覺但平靜的能量、清醒的頭腦和健康的感覺。 根據你所能承受的電流大小,每次治療持續20-60分鐘。 副作用可能包括眩暈或頭暈(如果刺激設置太高或你無法忍受機器),頭痛(約1/1000)或皮膚刺激(約1/1500)。 沒有狂躁症或血清素綜合症的報告。

根據幾項隨機對照試驗,長期、每天或幾乎每天使用該機器,3-6周可以非常有效地改善睡眠、焦慮和憂鬱症狀。這種效果可以通過每周2-3次的持續使用來維持。它並不是對每個人都有效,在阿爾茨海默氏症患者身上的初步試驗是陰性的。使用該設備的同事的有趣經驗也支持了焦慮和失眠的研究。

我自己的n=1的經驗顯示,在6-7個小時內(感覺有點太好了,不太合法…… 有點像良好運動後的”興奮”),清晨時治療,隨之而來的是一個踏實、能恢復體力的夜晚睡眠。你可以看到我在睡眠追蹤軟體的進步:第一張圖片是在使用機器前一周的一個晚上。第二種是早晨使用後的第一個晚上。

什麼是經顱微電流刺激? 一股微小的電流可以為大腦提供強大的力量。 3
來源:Emily Deans

什麼是經顱微電流刺激? 一股微小的電流可以為大腦提供強大的力量。 4
來源:Emily Deans

 

我第一次確實把機器的設定調太高了(是我自己的錯),導致了幾個小時的殘留頭暈,大約7小時后,我確實經歷了一種非常輕微的「撞擊」,不過在我第10次日常使用後,這種情況消失了,而且一直沒有再發生。在診所使用,我的和病人的反饋都很不錯,所以我們又買了兩台機器。我所有的診所同事都用過它,其中有一個同事立即買了一台自己的機器,但是也有另一個同事連最低的電流設定都無法忍受。

除了要考慮費用外,還有哪些負面影響?每天施加在你大腦上的微小電流,長期會對你產生什麼影響?Facebook網站上有人們使用該設備10年或10年以上的,但也不算是有任何可靠的長期數據。然而,長期失眠和焦慮肯定對身體和大腦不好,長期服用安眠藥與痴呆症有關,因此,如果一種設備可以改善深度睡眠,恢復精力,減少焦慮而不上癮,那麼風險和好處的討論就會很快傾斜。 雙極性憂鬱症(bipolar depression)或精神病的數據非常有限,儘管該機器用於住院病人的精神科,頭部損傷和中風恢復室,就算使用在那麼嚴重病情的病人上,也沒有產生其他問題或副作用,除了上面提到的。唯一的禁忌症是懷孕和心律調節器等電力的植入性醫療設備。

對於我那些患有焦慮和憂鬱的病人,我用了一個簡單的比喻…… 他們通常多年來一直在與症狀作鬥爭,而這個症狀是與交感神經處於高速運轉的”戰鬥或逃跑”神經系統有關。冥想、治療、睡眠管理、生活建議…… 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增強副交感神經系統的”休息和消化”能力,而在持續的壓力、憂鬱、失眠和焦慮的重擔之下,副交感神經系統已經萎縮。這些人就像在健身房的那些人,他們只做胸部按壓和二頭肌彎曲…… 他們會被頂起,但會像大猩猩那樣四處走動。他們需要的是滑輪下拉和後鏈練習來平衡他們的身體,生活方式的干預、放鬆和恢復性睡眠可以加強虛弱的”休息和消化”神經系統。我假想這些機器會強迫大腦去做那些滑輪下拉,冷靜下來,進入冥想狀態,而這會被動發生,不需要主動地努力執行或是非常有效的練習冥想。無論如何,治療慢性焦慮和失眠能有另一個有效的武器總是受歡迎的。

我現在還會繼續使用這台機器,儘管我懷疑我不會整天都把電極貼在我的額頭上或者注射那些年輕同事的血液……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