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思定在治療焦慮、失眠、憂鬱和疼痛方面非常有效,以至於美國軍方依賴它來照顧軍人。安思定是美國海軍疼痛管理計劃的一部分,也是威廉博蒙特陸軍醫療中心整體治療方法的一部分。安思定在全國一半以上的美國退伍軍人協會中都有提供。

美國海軍海、空、陸三軍,通常簡稱為海豹突擊隊,是美國海軍的主要特種作戰部隊,也是海軍特種作戰司令部的下轄單位。

雖然國防部當然知道安思定的好處,但我們有時也會收到個別服役人員的來信,他們想要分享他們獨特的成功故事。下面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

2003年11月8日,我在伊拉克薩德爾城(Sadr City)受了腦傷。 我和基地組織的一個頭目打了一場肉搏戰,在我們爭吵的過程中,我破毀的電池爆炸了,殺死了他,也把我弄得不省人事。我的右肩脫臼,右髖關節骨折,還有我的L4/L5椎骨。我的右耳失去了聽力,由於被閃光灼傷,我的雙眼失明了大約十天,我的喉嚨也被灼傷了,我的右側也出現了碎裂傷。

直到今年初,我一直飽受創傷性腦損傷(TBI)和PTS併發症的折磨。 我總是能夠通過每天鍛煉來控制PTS,避免那些讓我生氣和產生敵意的想法。我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待著,為了避免衝突而保持沉默。像許多人一樣,我嘗試過藥物、酒精、禁食、瑜伽 — 你能想到的我都試過。

我把問題留給自己去解決,但是我注意到心中的沮喪、絕望和憤怒越來越嚴重。 兩年前遭遇生意失敗後,我曾考慮過自殺,我的妻子得了乳腺癌,我的足球教練身份被解僱,因為我在耶誕節期間幫助了一個需要被幫助的家庭。在華盛頓州,教練不得向他們直接執教的球員購買禮物或捐款。這一切發生在四個月的時間里,你可以想像,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困難的。

我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這件事,現在才說出來,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你。我是一個驕傲的人,一個想讓自己看起來光鮮亮麗的海軍海豹突擊隊,我總是背著自己的背包。

今年6月,我從美國海豹部隊(SEAL)的Facebook頁面上看到了安思定。 我曾無數次通過退伍軍人事務部尋求幫助,但毫無結果。我聯繫了聖地牙哥NMC救濟協會的一個人,我飛過去看看安思定是否有效。

在第一次治療期間,我感覺自己像是喝醉的感覺,多年來我第一次沒有頭痛。 療程結束後,我幾乎有點難以行走,而我睡得比以前任何時候都好。第二次治療,第二天,我哭了又哭。我看到我的孩子們在前院玩耍,我看到我的女兒在爬樹,我有了戰前從未有過的記憶,再來我又睡著了。第三次治療,我遇到了最難理解的事物。我腦海中出現了一個非常暴力的戰爭畫面記憶,但這一次,我並沒有感到仇恨和憤怒,而是什麼感覺也沒有。我沒有記住那件事,我記住的是它發生前我們的笑聲。

從那以後,我一直在使用這個設備,儘管沒有足夠勤奮地使用它;但我注意到:每次使用後我都會睡著,醒來時也會更快樂。我不會有那種隨時有人要來抓我的想法。我過著我正常、無聊的日子。

所以我想讓你的團隊知道,我真的很感謝有這樣一個東西,它不需要我吃藥,也不需要我說話就能讓我感覺好一點。我的家人感謝你,因為他們都覺得我更容易相處。

謝謝你所做的一切。 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華盛頓特區

SEAL / MTS Ret.